快递小哥送牛肉汤给陌生老人网友不是一般的酷

0 Comments

他视工作为生命里的光,他养狗,他还雕刻草莓  一碗牛肉汤牵出的快递小哥不是一般的酷

一份送给大桥边陌生老人的牛肉汤,让杭州很多人认识了快递小哥胡铭君。26岁的胡铭君在网上“红”了。

遇上老人,就在他下班买菜的路上。看到冬夜雨里瑟瑟发抖的老人,他也没多想,就纯粹想帮一下——帮一个和自己一样漂在异乡的人。下单的时候,他很贴心地加了备注:“不要辣不要香菜,牛肉煮烂点,外卖小哥送到后,帮忙把粉丝加到汤里面。”

酸辣土豆丝占据外卖榜首

南方日报记者 严慧芳

早上9点开门,晚上7点打烊,再去公司发货,晚上9点能吃上饭,没有休息日。一天工作至少12个小时。这就是胡铭君的节奏。入夜,没有空调的房子很冷,胡铭君麻利地打好包,坐下来吃外卖,那是最放松的时候。

胡铭君一天至少工作12个小时,月收入七八千。他感激这份工作,这是他在城市立足生存的根本,是他可以继续梦想的支撑。

有意思的是,在十大互联网在线点餐的午餐和晚餐膳食名单中,“酸辣土豆丝”均牢牢占据第一的位置。此外,汉堡、炸鸡翅、鱼香肉丝也位列榜单。“长期高频食用高油高盐食品可能会增加超重、肥胖、高血压等健康风险,建议市民在点外卖时应适量增加蔬菜类食物,餐饮企业也应该增加该类食物的供应。”徐维盛建议。

记者发现,在2018年获资助的项目中,在外就餐的营养健康成为热门话题。广东省公共卫生研究院院长马文军在会上汇报的项目显示,正与广东工业大学“在外就餐营养评价APP”,试图通过对粤菜数据库的搭建和人工智能图像识别技术的训练,让用户通过APP拍照即可识别膳食营养成分并获得营养指导。中国农业大学范志红教授也在会上指出,调查显示在外就餐与在家用餐相比,脂肪和钠的摄入量较高,增加高血压和肥胖风险,建议改善餐饮营养环境,促进营养健康。

看到老人的时候,他想到了自己

胡铭君租了个30多平米的小公寓,月租金2500多元;他养了一条狗,取名“奶茶”,给它准备了少女粉的毯子。夜深人静,是胡铭君的学习时间。

互联网餐饮健康引关注

“就是想让老人吃得热乎些。” 胡铭君想,那样一个寒夜里,也许在冒着热气和香气的牛肉粉丝汤里,老人可以找到家的温暖和味道——就像他在出租小屋里,给自己做的每顿晚饭一样。

通过对外卖点餐的数据挖掘分析,徐维盛发现,国人的外卖总体肉类消费偏高,水产品消费偏低,油炸辣味食物较多。

他相信,越过山丘会有风景在等待

中国营养学会理事长杨月欣教授、中国工程院陈君石院士、中国营养学会副理事长杨晓光教授、荣誉理事苏宜香教授、百胜中国首席公共事务官王立志女士等基金管委会成员,以及中国营养学会副理事长丁钢强教授、浙江省营养学会理事长朱善宽教授等超过100位来自营养健康领域的专家学者、政府相关部门代表以及媒体代表出席了会议。据大会公布的数据,截至今年,该专项基金累计资助70多个科研项目,总资助金额超过1800万元。

异乡闯荡打拼,胡铭君并没觉得辛苦。只是,和家人围坐吃饭的温暖,餐桌上飘出的饭香,变得遥不可及。于是,他学会了做饭,感受家的味道——他把做饭看成给自己的生活仪式感和家的慰藉。

今年26岁,老家安徽黄山。从浙江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大专毕业到现在4年,胡铭君去过上海、河南、杭州,做了4份工作,创业2次,做过客服和网点管理、和人合伙开过网上超市也开过实体超市,最后他回到杭州打拼,因为“这是个美丽的城市”。

以饿了么平台2018年的数据分析显示,虽然每天或隔天点外卖的用户占比仅为5%,但每年点单次数超过200次的用户已经超过了1000万。外卖点餐以午餐和晚餐为主,全国人均客单价在20-39元为主,客单价在100元以上的订单同比2017年增长56%。

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的徐维盛博士开展的“互联网餐饮现状调查”显示,全球在线点餐用户超过10亿人,其中中国在线点餐营业额占比达到40%,排名世界第一。互联网餐饮已经进入成熟深化期,外卖交易规模每年保持20%以上的增速。2018年,中国餐饮规模超4万亿,外卖超3000亿元。中国在线餐厅数超1100万家,其中外卖餐厅约400万家,渗透率为36.3%。

中国营养学会-百胜餐饮健康基金由中国营养学会与百胜中国共同设立,用于支持餐饮健康及营养科学研究。

胡铭君不知道越过一个个山丘,是否一定有风景等候。但他仍然觉得,眼下的他,工作中的他,是快乐的。

浙江警察学院滨江校区菜鸟驿站是一个40平米的简易房。三三两两的学生进进出出,拿快递、寄快递、说笑。胡铭君站在台子后面,个子不高,穿了件灰白毛衣,话不多。扫码,上架,理货,手脚不停。

“那是一封写给未来的信。”卖家寄过来信,胡铭君负责封印寄出,最短一年长则十年。有个下单的女孩,和男生分手后写了封长信,指定要1年后,再寄给自己。一年寄出的信收15元,十年寄出的信收80元。没钱做推广,他的蜗牛慢递店每月只有零星几单生意。但胡铭君也不急。木心《从前慢》里的意境,是他向往的。他觉得,为这种古老浪漫的情感方式买单的人,会越来越多。

工作是太阳、是忙里偷闲雕个草莓

“我爱工作,工作使我快乐,工作是我的全部、我的太阳、我的光!我心里只有工作,我就是爱工作,别叫我停下来,好好工作天天向上,血液里流淌着工作的激情……”现实中,胡铭君话不多,朋友圈里的他倒活泼多了。

胡铭君没想过会红——事实上,看到寒夜桥头那个老人的某个瞬间,他想到了自己。

他在上视频辅导课,明年打算参加教师资格证考试。“以后想当个老师,我数学不错”。上网课之前,胡铭君自学韩语。学校经常遇见留学生,他想着多学一门外语总是好的,于是买了教材结合网上的视频自学——学习,是他认为的必要开支。

抛开这份浪漫,胡铭君也面对着很现实的问题:他的父亲在老家务农,母亲在上海做家政。今年,老家造房子需要他拿钱回去,二三十万元吧,“今年挣的肯定不够,那就明年吧!”

总是忙着忙着忘记喝水,不过,他记得忙里偷闲吃盒草莓。吃完了,他还有心情来雕刻时光,草莓小天鹅、草莓玫瑰花很可爱——在认识胡铭君的人眼里,他就是这么一个善良有趣又有点皮的人。

有人给他发微信:您太酷了。胡铭君俏皮地回:一般般酷。

胡铭君最想做的事,有点浪漫——他开了一个叫蜗牛慢递的淘宝店,2年接了100多笔单子。

他又观察到,有些人找快递很迷惘,就手绘货架指引图、取件码解析图,打印后用大号的蓝红色字体标注在货架上,大大方便了大家。“我的梦想是24小时上班。”这些解析图出炉的时候,他发了一条朋友圈。流程再造,节省人力,提高效率——胡铭君觉得,那是他的专业在发挥作用。

他相信,今天,一定会和昨天不同。

专项基金今年优先支持两个研究方向,分别为餐饮行业在“三减”中的创新技术,以及健康餐厅建设。在60份项目申请中,专家团队经过审核及基金管理委员会的投票表决,最终,“在校大学生网络订餐现状及营养健康问题研究”“自选新餐饮单位营养环境的移动端评估系统开发”等7个项目获得基金资助。

胡铭君大专读的物流管理专业,做快递这行算是对口了。做菜鸟驿站半年,他对小店做了很多改造,比如原先的货架并排几列,空间局促。他调整了货架,全部靠墙,中间架子竖起来摆,空间一下子敞亮了。